呮哩_墙头太多

墙头:萨杰/亨本/秦林/方邰/麦R/死鬼CP/丐受

【萨杰(衍生向)】blackbird(01)

为什么这么棒啦…这个开头我已经嗅到非常明显的虐啊…不过依然好吃!向首页的萨杰小伙伴们强推哦【文风哪有混乱啦叶子是天使呀别这么谦虚23333】( ・ิϖ・ิ)っ等更【啊我的图…】

青丛叶—欠梗太多想跑路:

萨杰衍生向拉郎请注意避雷! 会有加五,007Skyfall,公众之敌三部电影提及。
cp为007大破天幕危机反派Silva(巴登,即Salazar扮演者)X公众之敌男主John Dillinger(娇妮,即Jack Sparrow扮演者)
会有比较污的play(虽然我一点也不确定能写出来,但还是事先警告一下,不适者点叉就好么么哒!
 圈一下@呮哩_墙头太多 我勉强写了个头,文风混乱抱歉。。。顺便说配图点她要!
废话说到这里,祝食用愉快么么哒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告诉我们!该死的!把你隐瞒的东西都说出来!”


Silva被反手绑在椅子上,接受着所有的拷打,一下,接着一下。


痛。痛死了。痛到不如死了。他的精神游离,想要脱出肉体的束缚,晚了,晚了。他明知这是不可能的,而在他没意识到的时候,他就开始哼起西班牙的曲调,有气无力。


Sugar man, won't you hurry?'Cause I'm tired of these scene……*


我的甜心,你能再快一点吗?我催你,因为我疲倦至极……


“该死的鬼佬你在哼些什么!”啪!


又一下,他几乎要呻吟出声了,不行,如此美妙的音乐是不能打断的,Silva坚信这一点,所以说他又开始神游,苦中作乐也要享受。


想些什么好呢?他漫无目的的抬眼,昏暗的牢房,不通风。


啊,他知道了,脑海里浮现出一对动人的眼睛,明亮又危险的,美艳又凌厉的,带着不甘,带着愤恨,还带着无边的爱意,注定和他纠缠的……


他的Jack,他的渴望自由的blackbird,独一无二的他的黑色小麻雀……


John,Johnny……他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。


Mrs.Sullivan.


意气风发,这才是Silva。MI6的得力干将会是M夫人最疼爱的孩子,所以他就是了。如蝶般翩翩游走在枪械战火之中,跃动间金发闪耀——轻松的完成所有任务,所有的,甚至超额完成。当然了,优秀的孩子总是有任性的权利,他可是个闹心的孩子呢。


“A支部?CIA没人了吗?”Silva把报告甩在桌上时碰倒了M夫人心爱的国旗狗,但她什么也没说,看吧,mom就是这么慈爱……


“非你不可。”M夫人把报告推回去,“这不是请求,这是命令。”


好吧好吧……他才不会拒绝M夫人的,mom就是这样,这么慈爱,又这么严厉。


小声说一句,他简直要爱上她了。


他来A支部的任务很简单,就是看住这个任性的孩子——似乎这么说有点讽刺,让一个任性的孩子去看管另一个任性的孩子之类的。Whatever,就是这个意思,作为英国最闹心的,也是最优秀的孩子——美国的发展早早超出了mom的预料,现在Silva要做的就是看住这个孩子,别让他给mom找事情。


真是把炸弹扔进火里啊。即便是遍体鳞伤,他还是暗自笑了一声,迎来的当然是又一次折磨。


一个优秀的孩子闹起来总是最难安抚的,谁让他优秀呢,任性是必然的。这句话可不能单指他。


当时的他是怎么任性的呢?时隔太久了是不是?他都要想不起来了呢。


Sugar man you're the answer,That makes my questions disappear……


我的甜心,你就是我的答案,你的出现抹去了我一切疑问……


啊,当然了,任性,有什么能比优秀的孩子闯祸更有趣呢?这样想着,他知道他该做什么了。


监狱。


它大概等于嘈杂的工场,昏暗的牢房,肮脏的角落,粗糙的墙壁,还有一条,不通风。


“我出来时将成为你们见过的最卑鄙的暴徒。”他听闻某个男孩这样说,咬牙切齿。


好苗子。他点了点头。就像见之前无数个“凶神恶煞”的青年罪犯一样,他去见了他。
啊,野兽一般的眼睛,锋利,美丽。他不禁着迷。


“你能把我弄出去么。”面前的人明明是个青年了,却还像个男孩一样。


“只要我想,你能让我想么?”他挑了挑眉毛,等着看男孩的动作。


“我能。”出乎意料的,男孩软下了腰,“您想怎样都好,先生。”


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,至死不变——


“我想……你不是John了,你叫Jack,加勒比海上的小麻雀,sparrow,小海盗。”


“我喜欢这个名字……”男孩缓缓凑近他,“那您呢,先生?西班牙腔调……您一定是皇家海军的舰长了。Captain……Salazar?”


“不错的名字,小麻雀。当舰长抓到了海盗,他会做什么呢?”Silva捏住男孩的脸,迫使他抬头对上自己的视线,“Salazar会不会捏死这只可爱的小麻雀呢?”


“不会的,Captain,没有哪个男人不爱这个。”John跪在Silva的脚边,轻轻的蹭他的腿。


“就这么想要吗?”他抚摸着男孩头顶的发旋,男孩留了不短的头发,却还是能感触到发根的硬韧,真是一副好脾气。


“哦,您不是说我是只小麻雀么?”Silva没有错过野兽眼里的锋芒,他知道这是男孩的缓兵之计,聪明的雄兽甚至甘于以雌伏换来自由,真是只可爱的鸟儿啊……黑鸟,blackbird,不祥之兆又惊人美丽。


“我想自由……我想飞翔……您能解开我的锁链……让我飞翔吗?”男孩的语音含混,口齿不清。


“Veni,vidi……”他鼓励着男孩,一点一点的试着抽动。


“vici*。”男孩吐出了口中所含的,最后的单词,发音清清朗朗。


但我只顺从我自己*。


就是他了。这样想着,他贯穿了男孩的口腔。


这就是了,哈,所有伟大的事迹和伟大的思想都有荒谬的开头*。




好了,别被西班牙佬的想象力骗了,他们的初遇才没有这么香艳。青年就是一头被暂拘的野兽,野兽一样的青年,哪里会柔软若斯?黑鸟就是黑鸟,blackbird,自带的就是噩兆。


这是多么好的苗子啊,MI6的特工感慨,带着笑意他享受着接下来的一鞭,沾满了痛苦的一鞭,半个牢房里都是血迹染出的斑痕,美得像花朵——


我的,我的。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继续神游,青年的眼窝深邃,仿若是个真正的坏人。


“听好了,kid,”特工说,“我说你能逃,你就能逃。我说不行,就是不行,听懂了吗?”


“知道了。”青年无所谓的偏了偏头,踢着鞋子,“我怎么信你?”


“‘我的一切都会听您的’,重复这句话。”silva没工夫回答他的疑问,他只是这样说,“我说,重复,我的话。”


“……我的一切都会听您的。”青年斟酌了得失取舍,谨慎的照做了。


“很好。”西班牙腔调随着情绪而外露,“第一个命令,原地待命。”silva继续微笑,“你要找个团队,你知道是什么团队。自己找,我会一直看着你的,等我觉得合适了,就放你出来。”


“那要是你一直都不满意呢?”


“啧啧啧,亲爱的,别对自己那么没信心。”silva摇着手指,凑上来贴近他的耳廓,“我可是……非常,非常看好你哦。”他趁机吻上了那锋锐的侧脸,但下一秒主人就偏了过去。他只好愉悦的放弃了进一步的动作。


“别让我等太久,也别又有小动作……”他仔细的整了整囚犯的衣领。“领口卷了都不知道整理……以后怎么穿高档的名牌西装啊,不行,这要改。”


“你废话可真多。”


“不不不,甜心,你伤到我了。”男人无辜的退了几步,“不听话的孩子可是有惩罚的哦。”


“如果,如果你不听话乱跑,或者不乖乖完成任务的话,我亲爱的mom会不高兴的……”男人提起mom时表情温柔,“诶,你该看过《小王子》吧?”他突然像个男孩一样,问起了毫不相干的话题。


这是个疯子。John暗想,一定是。


“我特别喜欢那首歌!Charles那首!对,就那个,飞行员当时在修理飞机……Quand notre coeur fait boum,Tout avec lui dit boum……”我们的心脏也在,嘣!所有的一切都在,嘣!


男人随着音乐哼唱,手舞足蹈,像是自己玩得开心,John斜眼看他,更加确信他是个疯子。


“Et c'est l'amour qui s'éveille……”爱情唤醒了这一切啊……silva知道他的小麻雀听不懂法语,于是自在的又摸了一把他的脖颈,惹来一记怒视。


“如果你,或者你的小伙伴们不听话的话……”男人把要说的话轻易的嵌在了唱词里,贴心的换了英语。


“那就……boum*!”乐声未停,silva火速掏枪,扣下了扳机,boum!boom。John回头看,墙壁上多了一个洞。


“我希望的的话已经够明确了。”在警察赶来之前,silva尚有机会整理一下西装袖扣,“期待与你再次会见哦,我的小麻雀~”


“Ummm,我可一点也不期待。”


TBC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Rodriguez的歌曲,这个人和Silva的真名是同一个姓氏,属于借梗,以后会常常出现,与主题有关联。歌词是我随便意译的,非常欢迎beta!超级欢迎!真的!
*凯撒大帝名言,多译为我来我见我征服。
其余部分词汇因涉及剧透暂且不加标记,致歉。
*007中Silva出场时总会放起这首歌。


混乱的一章抱歉,感觉还没有之前那篇夜幕降临前的衍生写的好……
后面真的会有比较污的play!(但是我不会写(。
完全不知道怎么打tag,求建议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二次编辑分界线,忘了把提及的句子勾出来QAQ你们看出来了吧居然不提醒我!


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,至死不变,但我只顺从我自己。出自萨特,文字生涯。


一切伟大的事迹和伟大的思想都有荒谬的开头。出自加缪,西西弗的神话。


顺便说一下基本上silva的引用就是萨特了,而John的引用多为加缪,如果一时兴起引用其他的我会再标注的。


嘛,加缪萨特分别对应之类的嘛,可以当我在玩梗了……


以上,祝食用愉快。有bug求提出,欢迎讨论和私信。求红心回帖,回复是最大的动力。

评论
热度(54)
  1. 呮哩_墙头太多青丛叶—安静更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为什么这么棒啦…这个开头我已经嗅到非常明显的虐啊…不过依然好吃!向首页的萨杰小伙伴们强推哦【文风哪有...

© 呮哩_墙头太多 | Powered by LOFTER